EN [退出]
八卦口诀>中国新闻

_大批军车罕见凃花哨广告行军 内情公开

2017-11-19 16:28
原文配图:参演人员构设火炮发射阵地。

7月14日,一场代号为“火力-2015·青铜峡A”的演习在贺兰山下落下帷幕。参演红方部队以第20集团军某旅为主编成,他们在联合作战体系内,通过支援合成部队行动,与全军6所院校和装甲、步兵、炮兵、陆航等部分队抽组的模拟蓝军展开激烈角逐。

第20集团军某旅是我军最早的一支摩托化炮兵部队,参加过辽沈和平津战役、解放海南岛、抗美援朝一至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近年来,又圆满完成全军坚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防范重大安全问题集训示范观摩,被誉为依法治军的窗口单位。

经历过“火力-2015·青铜峡A”演习,该旅一名参演军官说:“这次演习,演出了实战味,也演出了紧迫感,它让我们看到了问题与不足,学会了如何去打仗。”

 千里机动,全程告别“和平行军”

从豫南小城确山到塞上明珠青铜峡,参加“火力-2015·青铜峡A”演习的第20集团军某旅官兵要远程机动近2000公里,横跨大半个中国。部队出发时,驻地正下着倾盆大雨,铁路被洪水冲毁,一度迟滞各梯队行军12个多小时。

道路泥泞还是小事,“敌情”更难缠。在上级导调下,全旅9个列车梯队,8个改变行军方式,不得已,部队在陕西谓南小站从搭设的临时站台上卸载,进行摩托化机动。没想到,“敌”卫星过顶、飞机侦察等敌情又接踵而至。迅即,千人百车在旅长刘晓天、政委代照仁的指挥下,改变行军路线,在古都西安北侧,绕了一个接近180度的大弯,摆脱“敌人”后,向青铜峡方向疾驰而去。

和平年代也不能和平行军!这一幕源于导演部的精心筹划。以往长途行军,炮兵部队都是跟在步兵、装甲兵之后,走别人开辟过的通路,“平平安安打仗去,不急不忙把家还”。而今,这种不带“敌情”的行军方式被彻底改变。

笔者一路跟随部队发现,各个梯队组织官兵休息时,以往那种大呼隆的场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空情侦察员和警戒分队首先前出,而后其他人员对车辆、火炮进行技术检查;行军途中,清一色的“绿色长龙”不见了,车队的车辆全部经过精心伪装,有的涂上广告标识,有的用上了与道路颜色浑然一体的沥青色伪装布,行军过程中,路边的群众都没有察觉到这是一支部队在开进。但对该旅官兵来说,更大的考验还是导演部为他们精心设计的“战场迷雾”。

机动途中,第一梯队正准备进入包茂高速的耀州服务区,入口处突然出现浓浓的黄色烟雾,部队遭遇“染毒地带”,第二天20时,第6梯队行进途中又突遭“敌远程炮火打击”。一路上,笔者粗略统计了一下,导演部先后随机下达了敌机侦察、道路被毁、野战油料加注、卫星过顶等10多个战术情况,一路“危”情不断,逼着官兵们进入状态,灵活处置。

 全装出击,战场没有“宝贝疙瘩”

7月7日0时,夜幕下的贺兰山伸手不见五指。接到预先号令的第20集团军某旅已经做好了机动准备。

这次演习设置了230公里的战场机动路线,限制路、弹坑路、车辙路,险恶路况考验的不仅是指挥员的指挥水平,还有装备的技术状态和部队的抢修能力。对于旅长刘晓天来说,他最担心的是指挥连的3部雷达车,它们就像全旅的“眼睛”,是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闪失的。

汽车马达的轰鸣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机动开始后,官兵们发现,雷达车、电子对抗车等“宝贝疙瘩”,一台不落,全都出现在行军队列里。

由于3台雷达车车厢大,重心高,一上路就开始在戈壁滩上剧烈颠簸。眼看车体摇晃幅度大,带车的连长华路心急如焚,不断通过电台叮嘱带车干部要注意,千万不能把车上的雷达器件弄坏了。

旅长刘晓天同样饱受煎熬。就在战场机动筹划过程中,有人建议让这3辆车退出情况,直接开到目的地。但旅里还是按照演习要求,否决了这项建议。

目光转回去年的“跨越-2014朱日和C”演习。时任某旅炮兵团团长的刘晓天,在合成战斗群里担任炮兵群长。在260多公里的战场机动过程中,崎岖的山路导致不断有装备“趴窝”,反倒是最揪心的气象雷达车安然无恙。

然而,意外出现在到达集结地域后。指挥连打开气象雷达测定风速,不料反复10多遍都开不了机。幸亏问题出现早,他们迅速检测,发现是其中一个电器元件在行军过程中被震断了。最后,在对抗开始前,他们重新焊接好设备,恢复了那几十门火炮的“视力”。

吃一垫长一智,打一仗进一步。在今年的3次装备整治中,他们将全旅修理工编为17个小组,以先打造“样板车、样板炮”统一整治流程,然后旅营结合展开技术整治,对全旅500多台车辆和火炮进行维修保养,确保所有装备处于良好技术状态。

7月7日18时左右,该旅所有人员装备全部到达集结地域,不仅没掉一车、没漏一人,还比预定时间提前了6个小时,官兵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实兵对抗,危局逼出战场意识

7月9日,“火力-2015·青铜峡A”跨区演习进入实兵对抗阶段。突然而至的一场大雨让酷热的戈壁滩开启了冷风模式,很多官兵用雨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0时整,第20集团军某旅千人百车动中编组,成多个梯队向预定地域开进。虽然官兵们已经连续4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但此时人人都瞪大了双眼:与蓝军的这场遭遇战,不知会从哪里打响!

“我方一门火炮战损!”凌晨3时10分,四营进入阵地不到10分钟,就损失一门火炮。此时,火炮阵地还未完成设置,红军的观察所都还没来得及开设。

“迅速转移阵地!”见此情景,四营营长陈振鹏立即下达转移命令。然而,由于两门火炮撤收速度较慢,又被“敌炮弹击中”。看着火炮上激光交战系统冒出的红烟,陈振鹏营长心里明白:“蓝军如此狡猾,决不能按老套路出牌!”

“立即派出驱警分队对阵地进行搜索,火炮以连排为单位进行快速机动!”他果断命令火炮加大间隔,进行疏散配置。即便这样,到第一回合遭遇战结束时,全营生存下来的火炮也屈指可数。

不仅是四营,其他各营也“伤亡惨重”。被“打懵”了的官兵们议论纷纷:“蓝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炮弹都还没打出去,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窝火的仗!”

演习间隙,一场“诸葛亮会”紧急召开,狭小的帐篷内弥漫着紧张气氛,在场官兵人人脸色凝重。

“蓝军兵力占优,我们火力占优。如果再按以前那样按部就班地打,必输无疑!”会上,旅长刘晓天的一番话,让在场的各级指挥员如坐针毡。

优化指挥流程,和射击无关的口令全部精简;摆脱‘一条长蛇’的惯用转移方法,以连排为单位相互掩护转移;采取“快打快撤”方式增加火炮的生存能力。大家纷纷查找问题、出谋划策。

14时整,经过短暂调整,第二回合战斗开始。有了第一回合的惨痛教训,红军的打法更灵活了。

笔者发现,空旷的戈壁滩上,以往火炮机动时的“长蛇阵”不见了,换成了三三两两的灵活编组;阵地开设没有了以前的繁杂程序,火炮快打快撤成了常态,整个阵地快而不乱,忙而有序。

战斗仍在继续。第二个回合没有捡到便宜的蓝军,在第三回合战斗一开始,便使出了“撒手锏”:派出突击力量对红军炮阵地进行渗透袭扰。

“反坦克小组,阵地右前侧发现敌坦克两辆,迅速摧毁!”接到命令,红方反坦克小组立即乘车前出。中士卜海坤锁定目标后,果断扣动扳机,一辆坦克立即冒出蓝烟,另一辆坦克见此情景,仓皇逃窜。

硝烟散去,三个回合下来,红军输了,但官兵们并不气馁,该旅一名干部说:“要感谢这场演习,逼出了大家的‘战场意识’,否则红军可能会在真正的战场上吃大亏!”

当前文章:http://q951d.szielang.cn/content_tthhr.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16:28

斯巴鲁召回查询  十方神王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地址  东风标致308s视频  无锡58同城网招聘  海鲜家常菜做法大全  网上怎么查违章  奥雅之光的精美图片  上海体育学院在职研究生  红糖的功效与作用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大批军车罕见凃花哨广告行军 内情公开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九龙坡爱丽丝梦游仙境2在线看_经适墓长期空置没人下葬 或“特权幽灵”作怪